Kazane_某风

型月魔术师设定党‖永远喜欢远坂凛‖FGO安卓‖FF14拉诺西亚‖RWBY‖太中‖龙诗‖明歌‖

【明歌/bg】阁下武学,有待磨炼(4)

TAG:明歌 bg 琴萝 喵哥
鸽了这么久……我终于写完了……!!
——————————————

“师姐!我捡到个人!”
早已梦会周公的师姐对于大半夜被梅子吵醒似乎显得有些不满,睡眼惺忪的她刚披上斗篷就被拖去了湖边甚至险些一脚踩着地上的人。
“……这人哪来的?”念予俯下身探了探鼻息,还好,尚存一口气,只是有些微弱。
“不知道……我刚才出来找吃的结果就……”
“找吃的都找到湖边来了?”
“我……诶不说了师姐,快救人吧!你看他流这么多血……会不会死啊……”
“猴急什么,要是救错了人,给师门招惹了是非你担待得起?你看他穿的奇奇怪怪的就不像中原人!”
“我觉得他好像……有点像我之前去扬州碰见的……”
“……你认识?”
不就是个明教弟子吗,我还跟他打了一架呢。
梅子差点就脱口而出,转念又不想把自己的糗事说出来,改口道:“他……迷路了,我给他指过路。嗯,指了个路。”
“噢?”念予似是听出了什么,终究懒得戳破,对地上的伤者简单止血过后便试图将其扶起,“傻站着做什么?还不快过来搭把手。”
“诶!”

待好不容易将那异族人拖进屋处理了伤口,又辅以长歌门相知心法下特有的五音六律进一步治疗与调节,这一条人命也总算是保了下来。
“梅子,太晚了快回屋休息去!这人死不了,听话,一会儿天亮了还要回长歌门。”
“我能不能……”
“不管你了啊,我现在困得要死要去睡了,别再把我闹醒了。”未等她说完,念予打了个哈欠就回屋去了。
师姐精湛的医术确实是保住了他的性命,外加其本身硬朗的体质,指不定明天就能恢复。此刻的小琴萝坐在椅子上盯着昏睡不醒的喵哥,只觉得为什么西域人都能长得如此好看,结果盯着盯着……终究还是熬不住,竟趴在床边睡着了。
待梅子第二天醒来,哪还有什么喵哥,床榻之上,空无一人。
哈!白眼狼,一句感谢都没有就跑了!
梅子扯着衣角愤懑不平地回了原先的屋子,正撞上在收拾行囊的师姐。
“回来啦?你那朋友如何了?”
“……早跑了。”
“走了也好,省得给隐贤居招惹什么麻烦。”杨念予给包裹最后打了个结,回头见梅子还站在门口无动于衷,催促道,“快打理好了就回师门了,傻站着想什么呢。”

后来的很长一段日子里,梅子都没有再见过那明教弟子,无论是扬州,还是千岛湖。
大概是回西域了吧?
她这么猜想。
久而久之,便也开始逐渐淡出了记忆。
直到那天……

“师妹快看,那边有个离经花哥在跟丐帮插旗!那优雅的身姿,那风骚的小轻功……”
念予师姐一向对花哥有种迷之执念,于是原本到扬州来置办琴油的二人,却在插旗广场停下了脚步。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体操花?
就在梅子几乎看呆之时,突然一把弯刀插在跟前,同时,那熟悉的声音也将她的思绪拉了回来。
“如此良辰美景,你我何不一战解忧?”

最后,梅子还是没能赢过喵哥。日渐西沉,念予师姐还在跟那位花哥讨论竞技场心得,坐在扬州河畔一脸怨念的小琴萝见身旁的喵哥仍然一刻不停地逗着怀里那只从西域带来的猫崽子,终于忍不住从他手里一把捞过来亲自感受那一身柔顺的白毛。
“喂喂那是我的球球……!”
“你那天为什么跑了?”梅子冷不丁还是问了一句。
“……我有任务啊……不想连累你们。”喵哥撑着脸望向别处。
“那你回来干什么。”
“废话任务完成了出来溜达溜达不行吗……而且你们救了我的命,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还是很清楚的。”
“……救你的主要是我师姐,我又没干什么。”
“你师姐好像不太喜欢我哦。”喵哥凑到梅子耳边轻声说道。
“你到底想干什么!”
天知道这人究竟想做什么,居然缠着自己插旗打了一下午。
“无以为报,以身相许如何?”
“你、你你……不知廉耻!”梅子涨红了脸,半天憋出这四个字后转身就跑。

其实喵哥自己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对这小家伙产生兴趣的,也许,是初次遇见时从她脸上看见的那股不服输的劲?
哈哈,还真是有趣。
“喂,别跑啊你插旗还没赢我啊!”
“啊啊啊啊!!!你再找我插旗我就平沙你去跳崖!!”

(终)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