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zane_某风

型月魔术师设定党‖永远喜欢远坂凛‖FGO安卓‖FF14拉诺西亚‖RWBY‖太中‖龙诗‖明歌‖

【明歌/BG】标题不明(二)

TAG:明歌/BG

---------------------------------

“陆兄,小女疏于管教,多有得罪,还望海涵啊。”院内,身为一家之主的杨衍对于方才自家女儿准备用琴打人家儿子这件事心情有点复杂,虽然他经常教育她身为大家闺秀不能随便动粗,“盏萤,还不快给人家道歉!”

“……”

明明是他先骚扰我练琴……

纵然内心百般不情愿不服气,但琴也确实是自己举起来的,也差点伤到人,若不是被这位陌生的少年眼疾手快接住了的话……

一直抱着琴低头沉默不语的盏萤心虚地抬头望了一眼父亲,又移向一边的异族长者,最终目光停在了那位少年身上,抿了抿嘴,不情愿地挤出蚊蝇般声响的三个字:“对不起……”

“小孩子打打闹闹也很正常,这也算不打不相识嘛,哈哈,贤弟不用太放在心上。方才不是要喊两个孩子一起吃饭吗,菜都要凉了,还是快进屋吧。”

推杯换盏间,她终于了解到,原来父亲与这位陆伯伯是故交,当年父亲年轻时曾因为一些公事须要前往西域明教,怎料途经昆仑之时遇上了一伙劫匪,尽管出身长歌门的杨衍武功也不容小觑,但在对方十几号人的团团围攻下也应付得有些吃力,而那时的陆伯伯正巧外出游历归来碰见了,便顺手帮忙解决了那伙恶贼。二人也是因此结缘,一路称兄道弟相谈甚欢,最终安然抵达明教。

而这次,则是陆伯伯带着自家儿子南下游玩,想起杨衍似乎也住在附近,便顺道前来拜访这位近二十年未见的老友,计划着逗留几天,却不想出了这样一场哭笑不得的闹剧。

饭桌前盏萤捧着自己的小碗一边竖着耳朵听两个大人谈笑,一边埋头自顾自地吃,想起方才的事,又觉得莫名委屈,干脆吃完饭便赌气回屋了。坐在她对面的西域少年大概对下午在竹林故意吓她的事也有些愧疚,见她离桌,水蓝色的眼珠子转了转,摆好碗筷道一句“我吃饱了”,便跳下椅子一溜烟不见了踪影。

“黯尘,又乱跑什么!”

“小孩子心性,随他玩去吧。”

 ……

夜色渐深。

窗柩边,原本侧着脸伏在琴上发呆的盏萤眼皮子也渐渐沉了,正有梦会周公之势。

“喵~”

又是那个西域的少年。

“嘿呀你这人!”听见猫叫声的她瞬间清醒过来,正要发作,一个纸包突然落入手中,“……这是?”

“给你的,也算是下午打扰你的赔罪吧……之前来的路上看见那些小姑娘好像都很喜欢吃这个的样子,刚才就去……买了。”窗外少年原本清亮的嗓音似是有些羞怯般越来越轻,脸颊也有些泛红,最后别扭地转向了别处,“只有这种,别的都没了。”

她疑惑地看了看他,又低头盯着手中的纸包,小心翼翼地拆开,里面躺着的,是一颗颗裹着白色糖霜的山楂,虽然不是一串串串好的,却也是糖葫芦的一种。

“谢谢。”

少年并没有接话,也许是不知道说什么,就扯开了话题:“今天是满月啊……中原的月亮,感觉跟西域的不太一样呢。”

“西域的月亮是什么样的?”少年的话似是触发了她的好奇心。

“就是……广袤无际、几乎寸草不生的沙漠上空,孤零零挂着个很大很亮的圆月,周围也会有黑漆漆的戈壁和高耸的山石,几乎看不见什么建筑,圣墓山的光明顶是能看见的……对了,明教的三生树,月色下的三生树也是很美的。”

“山生树是什么品种?”嚼着山楂的杨盏萤口齿不清地发出了疑问。

也许是发觉自己扯得有些远了,西域的少年蓦地停止了话题。见他突然停下,小手捏起一颗糖山楂递过去:“你吃吗?”

“夜深了,你也快点去休息吧,趴在窗边容易受凉。三生树……以后有机会再说吧,我先走了!”

少年再一次跑得无影无踪。

跑什么嘛……真是怪人。

目送少年消失的背影,盏萤抬头又望向了那轮明月。

西域……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

(完)

--------------------------------

暂时就这样吧,鸽了好几天赶在情人节码完了,后续掉落不定2333这里三生树去过几次但是光明顶那边只被亲友带去参观过一次,码的时候也不方便上游戏就只能大概一笔带过了果咩qwq

标题我真的想不出来qwq

最后狗粮节快乐哈哈哈为什么感觉明歌cp有点冷门qwq

评论(2)

热度(3)